-冇多久,秦宇馳趕到咖啡廳。

江阮阮都冇空責備他,昨晚冇情商的舉動。

直接追問道:“提價的事情,不是你經手的?”

秦宇馳搖搖頭否定,但心裡卻是暗道不好。

他把這些業務,都交給了妹妹秦雨菲。這突然提價的事情,肯定跟她脫不了乾係。

厲薄深看了秦宇馳一眼,也不多問,隻是冷著臉讓他趕緊去把事情調查清楚。

秦宇馳點點頭,給了江阮阮保證,“江小姐,我馬上把事情處理妥當。這次的材料費,你先不必支付,我能解決的。”

說完,怒氣沖沖回到秦家。

進門,正看見秦雨菲還在打扮著妝容,正準備出門。

他冷著臉,毫不客氣的質問起來。

“是你把藥材費用調高的嗎?深哥把這些業務交給我們,本質上就是為了讓我們能夠安穩的賺取利潤。也防止被其他人覬覦。你為什麼要漲價。給我一個合理的理由!”

秦雨菲的臉色冇有太大的變化,甚至斜著眼睨了兄長一眼。

“哥,做生意就是做生意,我們也隻是中間的資源整合而已。生產的藥農要漲價,我有什麼辦法控製呢?我不過就是把成本轉嫁,這樣也不行嗎?難不成,要我們秦家賠錢給江阮阮供應嗎?”

她早就想好了妥善的藉口,乃至於根本不怕兄長去調查,是不是藥農真的漲價了。

最重要的是,在她的管理之下,這些公司的負責人們,都能多賺一點。

這樣一來,對她的忠誠度纔會更加的足夠。

至於原本跟著秦家的那些藥材商販,遲早也會被她吸引過來的。到時,兄長的資源,就名存實亡了。

“你確定嗎?真不是你為了個人的利益?”秦宇馳根本不信,這些年來,他管理的藥材價格,肯定是有所漲價,但都是很溫和的方式。

絕對不是這麼暴利!

“說實話,你大可以去調查。甚至可以讓江阮阮取消合作。我就算賣給其他人,照樣是這個價格。”

秦雨菲冷冷瞪了秦宇馳一眼,接著又收拾起化妝盒子,拿起包包要出門。

“你——你彆太過分了!彆讓我調查出來!”秦宇馳氣得臉色一滯。

最後,他馬上拿起手機,開始聯絡那些藥材商販。

接連許多電話打出去,秦宇馳驚愕的發現,的確是漲價了。

他手裡的不少商販,都在跟他抱怨,也在暗示著能不能漲價。

一切的始作俑者,的確就是妹妹秦雨菲。是她直接提高了收購價,橫掃了南北兩邊許多的藥材資源。

“她這麼是想做什麼?是那個男人的指示吧?”秦宇馳也不敢再遮掩了。

迅速就把整體情況,打電話告知厲薄深。

甚至直接提到了,妹妹所接觸的那個男人。

“對不起,深哥。我以為自己能夠壓得住妹妹,也一直在盯著那個男人的行動!結果是我錯了。”秦宇馳聲音裡滿是歉意。

厲薄深卻顯得很平靜,淡淡道:“我早就知道那個男人了。楚司夏,北方楚家嘛!當年,跟我爺爺激烈對抗過,最後被我爺爺打得落花流水的。一直以來,都在伺機而動!沒關係,這件事我們一起處置就是了!”

“好,謝謝深哥。我真不該把那麼多藥材供應鏈,交給妹妹。”

秦宇馳內心一陣後悔,但為時已晚。-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映雪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最新章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